复古区名称 开区时间 状态
  1. 复古一区2021年07月02日图片描述 开放中
  2. 复古二区2021年11月20日图片描述 开放中
  3. 复古三区2022年04月08日图片描述 开放中
  4. 复古四区2022年07月01日图片描述 开放中
  5. 复古五区2022年10月28日图片描述 火爆开启
适龄提示:禁止未成年!

孙小果当年“复活”也非一帆风顺,有位纪委书

发布日期:2021-01-24

  撰稿 | 记者 陈浩洲

  1月22日晚,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在央视播出第二集《守护民生》。引发舆论强烈关注的孙小果案案情细节被披露。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通过“朋友圈”“战友圈”的熟人请托打通了层层关节,让孙小果一次又一次地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在孙小果案中,其实并非所有人都丧失了底线。专题片披露,因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纪委书记何绍平坚持原则,拒绝为孙小果违规减刑开绿灯,已经沦陷的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等人只好将孙小果转到第二监狱,绕过何绍平继续操作。

孙小果当年“复活”也非一帆风顺,有位纪委书

  孙小果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之后,先后经历了两次改判。第一次是1999年,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后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投入云南省第一监狱。

  在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的运作下,时任云南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审判监督庭庭长梁子安、云南省长秦光荣秘书袁鹏、云南省高院院长赵仕杰、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等官员均突破底线,为孙小果减刑提供帮助。

  孙小果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总共减刑3次,2009年1月转监到云南省第二监狱,在二监又减刑两次,于2010年4月出狱,实际服刑时间只有12年5个月。之所以中间要由第一监狱转到第二监狱,是因为违规减刑遇到了阻力。

孙小果当年“复活”也非一帆风顺,有位纪委书(图说:孙小果 央视截图)

  专题片披露,孙小果在一监减刑未能得到通过,主要是时任第一监狱纪委书记何绍平持不同意见,而且态度非常坚决。当年的减刑会议记录显示,何绍平在多次会议上都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孙小果的减刑不符合规定。

  何绍平清晰地记得,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曾为此专门打来了电话,“他说孙小果减刑你怎么不同意,我说不是我不同意减,是他这个不符合规定。他说你们这个规定太多了。我说不是我们的规定多,我说这个是司法部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规定。”

  虽然领导打了电话过问,但下一次会议上,何绍平仍然不同意。“我还是坚持不同意,我不图什么,我必须要依法,你领导认为我不行,你给我换了,没事。当时我的身份是纪委书记,纪委书记就有这个职责,对这个事情进行监督。”

  “如果多一些人能够像何绍平一样坚持原则,孙小果也不可能‘复活’,但遗憾的是,许多人选择了另一个错误的答案。”专题片评价道。

孙小果当年“复活”也非一帆风顺,有位纪委书(图说:孙小果在法庭上受审 央视截图)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经再审依法公开宣判,对之前两次改判依法予以撤销,维持1998年一审的死刑判决,并和他出狱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的终审判决合并,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调查组还对涉及孙小果案的100多名公职人员进行了审查调查,最终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0人,组织处理50人,谈话提醒22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9人。

  2019年12月15日,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公开宣判,分别被判处两年至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他们当中不少人过去都身在司法、执法部门,如今却因违法受到制裁,留下沉重的警示。

  向坚持原则、秉公执法的纪委书记何绍平致敬!

 
沪ICP备18043180号-1
Copyright © 2015-2022 重生华夏官方网站